握不住的沙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1-24 15:01   94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  即使所有的沙子都将随风而逝,你仍旧能够把期望留在自己的手心。



  ——题记



  前不久刷朋友圈时,见到这样一句话:握不住的沙,让它随风散去吧。说的真好。



  对于沙子

  即使所有的沙子都将随风而逝,你仍旧能够把期望留在自己的手心。

  ——题记

  前不久刷朋友圈时,见到这样一句话:握不住的沙,让它随风散去吧。说的真好。

  对于沙子,我总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感情。

  想起上学期和助班师兄拍完毕业照后,我以前问自己一个问题:

  “假如这天是你在华农的最后一天,你最想念的是什么?”

  “东区运动场的跑道,跑道尽头的沙池,和沙池里的沙子。”

  看到那里你必须会惊讶,我最怀念的东西,竟然不是驰名中外的华农酸奶,也不是目不暇接的紫荆,更不是美味可口的芷园烧腊。

  那十余平方米的天地,是幼稚园孩子们玩乐的天堂,也是,我的战场。

  序幕

  5年前,校运会前夕,作为班里为数不多的男丁,不幸抽签去跳远项目。内心的崩溃,无法用言语形容。为了不至于太丢人,我决定用课余的时间去操场练习,期限是一个星期。

  谁都不曾想到,我会把跳远训练这件事,很认真很认真地对待,一向到此刻。

  原因很简单,只是因为她,只是因为她的一句鼓励,一个微笑。她俘获了我的心。

  之后和很多高中情侣一样,高考后,录取通知书发下来,我们很快就异地了。

  我曾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:“我们之间的距离就50公里而已,我必须会把时间留给你的。”

  她听到这句话,微红的眼眶里噙着泪。她刚转过身,“况且况且况且”,是地铁经过的声音,“我要回去了,下次见”我微笑着和她说再见,也转过身去,假装看着手机屏幕。

  其实,异地恋人的心里,隐藏着多少的不舍啊。

  等我回过头,列车开起来了,我的天!我看到她在追,太危险了!我赶忙伸出手指,大喊一声:“不要追了,我会回来的,听话!”

  我望着她弯下腰,两手伏在膝盖上,不住地喘息着。突然觉得心底一沉。

  两年前的金秋十月,大学生涯第一次院运会。前两跳结束,我已经胜券在握。

  正当我为第三跳热身时,我看到了她的身影。

  昨晚,我告诉她我要比赛,周末无法过去找她了。她在微信里说:“你都两个星期没来看我啦。”我说:“等我拿了冠军,必须好好陪你。”

  9点的跳远决赛,我怎样也想不到,她竟然能从50公里外的地方,转三次车来到五山。然后走路来到启林南。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这时,裁判挥起了旗子。

  我卯足了全身的劲儿,使劲地跑,然后像一张弹出去的弓,重重的摔在沙池里。

  裁判挥起了白旗,成绩有效!我攒紧了拳头,任由沙子滑过我的裤子和鞋子。

  等我起身,她帮我拍走衣服上的沙子,那一刻,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。

  迷茫

  军训第三天的晚上,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久违的电话号码。时间过去太久,通话的资料只记得一句话:

  “我想要的陪伴的时候你给不了,所以,我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你懂吗?”

  “我明白”,然后我面如死灰地按下红色键,宛如僵尸一般爬上了床。

  我不明白自己是怎样睁着眼睛熬过那一夜的。

  第二天的军训安排在东区,我看着熟悉无比的跳远赛道,突然感到了害怕。

  害怕任何和她有关的回忆都会触碰我记忆的那根弦,然后无穷无尽的回音将我折磨。

  害怕别人嘲笑我的3mm寸头,嘲笑我满身的沙子。

  于是,我选取了顺从。顺从师兄师姐们的道路,认真做学生工作,打学术比赛,找实习。

  我想要什么?抱歉,就算你告诉我,我也已经不想明白了。

  感悟

  新的学年,我也有了自己的小干事。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low,我决定还是在运动会表现一番。

  再一次,我站上了跑道,眼前全是一年前的情景。我没敢起跳。

  那一晚上我都在做噩梦。梦见自己在一群观众的注视下,一个踉跄摔倒在沙坑,然后身体慢慢往下陷,我大声呼救却无人应答…

  第二天训练短跑时,我尝试让自己不再看沙坑,哪怕一眼,不再想以前的事情。刚换好跑鞋没多久,一个小孩子走了过来,恶作剧似地把小铲子里的沙子倒在我鞋子上,然后很开心地离开了。

  阿婆很不好意思地走过来和我道歉,我摆摆手,笑了笑。虽然内心吐槽了一万遍熊孩子很可恶,还是不得不把鞋子换下来,把沙子倒出来。

  下意识用手抓了一把沙子。一股暖意袭来,沙子的触感还是那么柔软舒适的。我的手一握紧,沙流截住了,但是还是有细沙从手缝中漏了出来,落到了地面。

  那一天是闷热无风的,可我的心里却已经无法持续平静。

  我走近沙坑,使劲地抓了好几把沙子,又让它从手中溜掉。

  为什么要让它溜掉呢?

  噢,因为留不住啊。毕竟沙池才是沙子的归宿。

  今后,她也是我眼里,一颗可望而不可即的沙子了。

  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让自己过得好好的。

  即使所有的沙子都将随风而逝,你仍旧能够把期望留在自己的手心。

  我再一次,站在起跑线上,加速,然后纵深一跃。

  尾声

  (一年后)

  “本次航班将在30分钟后着陆,当地的气温是……”

  2018年,我回到了熟悉的家,熟悉的课堂,看着一群又一群新的师弟师妹。

  在别人眼里我已经是一条老腊肉了,但是我还有梦想没有完成。

  所以

  我要和我的老朋友们好好告个别,

  我还要完成我的

  大学生涯最后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