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夜,不走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2-20 17:40   108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  雨丝穿过,朦胧淡黄色的路灯那无悔的守候,洒在这江南古镇悠长悠长的巷口。朋友的一句相邀,我便欣然理解,我总喜欢打着雨伞,随意漫步在金乡这如迷宫般的街巷,听着三轮车那咿呀曼妙的韵律声在身边来回游走,今夜,无需款待,不用酒楼,我只要

  雨丝穿过,朦胧淡黄色的路灯那无悔的守候,洒在这江南古镇悠长悠长的巷口。朋友的一句相邀,我便欣然理解,我总喜欢打着雨伞,随意漫步在金乡这如迷宫般的街巷,听着三轮车那咿呀曼妙的韵律声在身边来回游走,今夜,无需款待,不用酒楼,我只要一杯同春酒,一包兰花豆。

  怎能遗忘那年的元夕,迎旭岛的灯谜会后,那温暖甜蜜的汤圆入喉,那滋味让人有浓浓家的感受,怎能遗忘那年的狮山樱花开后,参观的游客几乎布满了整个瀛洲,那香味让人频频回首,怎能遗忘梅岭古道的流水淙淙,又怎能遗忘小城故事的茶香悠悠。你便如那吴侬软语的姑娘,在我难舍的别离后,梦里依然那么美丽温柔。

  浓厚的文化底蕴渗透入了那沧桑斑驳的古城楼,有太多太多的景观遗迹,有太多太多的人文历史,有太多太多的文采风流,朋友说:“我不是打广告,我也不是吹牛,来了,你就不想走。”是,我来了,我不想走。

  再炽烈的阳光亦被那绿荫轻收,我多想躺在西门的古树旁,懒洋洋一觉就睡到午后。我多想在梅岭头的古道上留恋不走,望落叶幽径入深秋。我多想泛舟石砰,对着碧海蓝天,观夕阳余晖,悠悠然随波逐流。

  有谁明白太平洋的海风曾吹过方宅那欧式古建筑的窗口,唤醒如今雨后春笋般的多少高楼。又有谁明白金乡的八卦巷道藏着抗倭先辈的多少爱恨情愁,祖上的多少儿时回忆跟游子的多少乡愁。又有谁明白十八步的青山依旧,古道依旧,古寺的钟声依旧,而岁月却已过了多少个年头多少个春秋。

  今夜,茶未喝透,酒未喝够,我多想就这样赖着不走,我多想能站在云台山的至高点张开双臂拥抱着这多情的金乡,今夜,能不能不走。